新加坡telegram群组(www.telegram8.vip):5万加油站老板,不相信互联网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亿邦动力(ID:iebrun),作者:胡镤心,编辑:张睿、百晓生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


2020年,王实甫的加油站销售额跌了近70%。


他意识到,成品油零售要开始进入困难阶段,但没想到2021年会这么难。


首当其冲的是销售问题。王实甫发现客流变少了,但他不知道到底是司机们不出门了,还是司机们不来自己这里加油了?“客户都去哪儿了?”这是老王的心病。


另一个是采购问题。9月国内颁布限电政策,柴油发电机销量上升,柴油需求量增加,汽油、柴油价格在9月10月四连涨,上游供给瞬间紧张。老王也想过,要是柴油再涨价,可能就得 *** 供应。


除了采购与销售,能源结构的变化也让老王感到紧张。


受气候变化影响,全球范围内,“超越石油”正在成为一股潮流。BP、道达尔、壳牌等石化巨头,持续加大在可再生能源、氢燃料上的投入,成为清洁化、低碳化能源的忠实拥趸。在消费端,新能源汽车对燃油车的替代趋势愈发明显。


王实甫已经决定,2022年,多余的钱不再投入加油站,而是投入充电桩。


像老王这样的民营加油站,全国有5.7万座,占据市场总额的50%左右。行业数字化叠加着能源结构转型的大趋势,让成品 *** 业的每一个环节都开始思考出路。


如何在3万亿成品油的存量市场自救,如何在10万亿的能源市场求生?


巨头如中石油、中石化深入探索新能源,分散的民营油站们对充电桩蠢蠢欲动,行业的数字化服务商们也跑马圈地,从数据、流量、SaaS、供应链各个环节扩大边界。


武装加油站,谁最排斥?


“互联网就是薅羊毛啊!”这是加油站对互联网玩法的初影响。


加油站是成品油零售的终端,也是衣食住行中唯一没有被互联网彻底穿透的行业。


移动互联网兴起时,创业者曾想将线上流量引到线下交易,易加油、车到加油、微车、喂车车等创业公司都是O2O逻辑,通过“补贴引流+LBS”撮合车主和油站。


但过了新鲜劲儿,油站老板很快发现,所有App都把油站客户变成了App注册客户,老客户的去留由App的优惠力度决定。


能链CEO王阳记得,在2017年车主邦开发北京油站时,油站老板表示,被10种加油App教育过了,互联网玩法我们比你们熟。


对于创业企业来说,想要和油站合作,前提是解决“流量属于谁”的问题。


“我们意识到,油站在面对互联网冲击时,一定有一个诉求,他要防守。”智慧油客创始人王一回忆,“老板们认可互联网的好处。但他们首先要做的,是把客户信息紧紧握在自己手里——先解决存量问题,再解决复购问题,最后再说增量问题。”


智慧油客是最早帮加油站做运营系统的服务商。不仅将加油站内部的结算系统、业务系统、管理系统、财务系统等全部打通,并且确保用户信息都属于加油站。现在的智慧油客不仅服务全国一万多座民营加油站,也在为中石油、中石化、延长石油等央国企,壳牌等外企提供技术支持和产品服务,为上游炼厂提供数字化系统。“他们的供应商名单里永远有我。”王一介绍。


能链集团(车主邦/团油/快电)则是另一条思路——通过积聚下游流量,带着订单一路向上游的集采、危化品运输深入,试图全方位武装加油站。


能链聚积的流量包括货拉拉、快狗打车等城配平台,神州专车、首汽约车等网约车平台,中通、顺丰等物流公司,还有团油上的广大私家车主。通过给加油站导流,能链进一步通过“能链科技”实现炼厂与油站的采购与运输,让加油站实现一键“外卖式”叫油。


下游导流、SaaS提效、上游集采和供应链金融服务,能链试图携带大量订单改造供应链,构建全产业链的智能协同。王阳觉得,狂奔6年,能链各项业务之间开始产生协同,生态效应初成。


再织一张能源网,谁能攻克难关?


如何武装一座加油站,来自企业对商业闭环的思考。


王一还记得,在那个烧钱补贴刷GMV的时期,所有初创公司都想做平台模式,但是无法闭环。那是2014年,加油站不愿让利,引流全靠补贴,私家车司机加油频次不高、粘性不强,真正有需求的网约车和城配平台还在发育早期,这种商业模式最终证明无法成立。


商业模式决定了企业边界。经历过那个靠融资维生的时期,王一认为,成品 *** 业的平台模式不成立,他毅然转型做加油站SaaS,“我现在就是个软件公司,我的商业模式很清晰。在解决了中国这个复杂的消费场景之后,我们的解决方案可以输出全球。”王一补充。


能链则看好产业互联网的可能。从最早对标FleetCor到如今对标美团,王阳认为,基于市场的不断开放和5G的技术改造,能链有机会携大笔订单改造供应链,在两桶油之外织一张网,将民营炼厂与民营油站连在一起,做一个产业互联网平台,实现从上游到下游的全链条畅通。


除了深入连接2.5万座加油站,能链直供深入上游炼厂,能链物流从事危化品运输,从营销、管理、集采到运输、金融,当这些内容在一个平台上实现时,一个产业互联网的雏形就出现了。


当然,所有创者都卡住了能源行业在数字化转型中的结构性空白,但能源产业互联网能否真正成型,还有待攻克更多的行业难题。


中国石化集团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认为:“能源产业互联网建立在3个前提条件上。第一,有大量地方炼油厂;第二,有大量民营加油站;第三,有大客户批量采购,比如大物流公司等。”


但上游炼厂集中度高,撬动难度大。


全国有5万多家民营油站,民营炼厂不过百家,2021年,各地地炼还在进一步淘汰落后产能,进行关停与合并。

,

新加坡telegram群组www.telegram8.vip)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,飞机群组内容包括Telegram群组导航、新加坡telegram群组、telegram中文群组、telegram群组(其他)、Telegram 美国 群组、telegram群组爬虫、电报群 科学上网、小飞机 怎么 加 群、tg群等内容,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/电报频道/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。

,


王实甫坦言:“我们干这行有20年了,油价每3到5年波动一次,随时会出现供给短缺。当我没油可卖的时候,我可需要炼厂撑我一把。”


对于加油站而言,保供才是生命线,炼厂拥有更强的议价权。如何撬动上游炼厂,成为打通产业链的最大难题。


其次,成品油零售是个存量市场。


无论什么样的互联网技术,都没法给行业带来增量。在存量博弈中,如何与行业巨头共处,成为产业互联网公司必须思考的问题。


最后,成品油作为国家战略资源,批发、仓储、零售都需要资格认证。


近年来,我国不断放开成品油市场准入。


2019年8月,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《国办发〔2019〕42号》中第十七内容:扩大成品油市场准入。取消了石油成品油批发仓储经营资格审批,将成品油零售经营资格审批下放至地市级人民 *** 。


现在成品油的经营,一般以在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经营范围添加成品油的方式来进行。同时,并非所有地区危化证经营范围都是可以添加成品油的,所以在办理时需要了解当地政策。


由于成品油发票涉及13%的增值税,可以抵扣销项税。所以,成品油的相关运营与服务也需针对各地区不同的成品油经营资质,进行相应认证。


新旧赛道切换,谁会掉队?


大搞数字化之余,成品 *** 业还要应对能源结构转型的压力。


在双碳目标下,我国计划逐步减少对于化石能源的依赖,“十四五”规划要求加快低碳、新型能源的建设。对于产能过剩的成品 *** 业来说,无异于一轮洗牌。


对于加油站而言,加油是存量市场,充电是增量市场。


中石化动作很快,与奥动新能源达成战略合作,未来双方将在全国超3万座中石化加油站网点布局换电站,满足电动汽车充电需求。


智慧油客则在操心怎么帮加油站老板布局充电桩。


能链旗下的快电作为第三方充换电服务商,接入特来电、星星充电等国内几千家运营商,涵盖售电服务、建站赋能、快电优选、充电站生态铺设、精细化运营等充电场站生命周期的各个环节,试图构建一张高效的出行能源补给网。


在3万亿成品油市场之外,充换电市场正在以每年超60%的速度增长。


第二,以加油站为入口,打造“三到五公里商圈”。


加油站零售的市场空间远不止于此。


事实上,除了扩展充电服务,“加油站+各种零售业态”的模型也在不断探索中。


以加油站为切入口,将目标瞄准了那个拥有3亿多车主的想象空间,“加油站+汽修”、“加油站+便利店+快餐+休闲服务”、“加油站+自动贩售机”等模式纷纷出炉。


中石油、中石化早早开启“加油站+”的探索,卖咖啡、卖螺蛳粉、搞社区新零售……此外,“两桶油”还积极开拓自有品牌,据第一财经统计,2020年,中石化易捷便利店的自有品牌商品品类多达20余种。



截至2020年,中石化、中石油旗下的便利店数量分别达到27672家和20200家,位列中国便利店品牌榜第一和第三,门店数量总和占据中国便利店市场35%左右的份额。


加油站大搞副业的野心可见一斑。


第三,数字化成为加油站的新“石油”。


互联网都在致力于帮油站打通更多数据。


在智慧油客的操作系统背后,会呈现一个巨大的表,上面记录了几点几分,哪个人来到加油站哪一台加油机,用哪一把油枪,加了什么标号的油,买了便利店的什么商品,怎样支付,触发了怎样的会员机制,对应哪一种营销方式,然后这笔钱结算给了谁,最后触发不同的异业合作机制。


“甚至车主到家又参与了哪一个线上活动的评论,都有迹可循,自动呈现。这样我们才有了真正的数据价值,可以形成通过数据反向的主动营销,更有的放矢。”王一解释,这些数据都属于加油站,“我就是干技术的。”


对于广大的民营加油站而言,王阳认为大方向有三:“第一是品牌化,大家会更相信品牌背书;第二是去碳化,化石能源要变得更清洁;第三个数字化,不管是加油站、炼油厂或者运输方面,整个线上化的渗透率还不足。”


消费互联网通过交易双方的大规模连接,提高交易效率;产业互联网则通过上下游连接,实现深度智能的产业链协同。


很多人投身于产业数字化转型的伟大实践,同时也承受着转型过程中难以避免的阵痛和煎熬。只不过,在新旧世界交替的转折点上,必须不断向前,只有向前,经历的这些曲折和困难才有意义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亿邦动力(ID:iebrun),作者:胡镤心,编辑:张睿、百晓生

  • 评论列表:
  •  买usdt有没有手续费(www.usdt8.vip)
     发布于 2022-01-16 00:03:51  回复
  • 【全球网报道】印度也想加入?《印度时报》14日以“印度可能加入G7基建推动来匹敌中国”为题报道称,印度13日示意其可以思量加入七国团体(G7)的所谓“重修更晴天下”设计。据此前外媒报道,该设计旨在辅助较贫困国家建设基础设施的设计,提供所谓“价值驱动、高尺度、透明”的同伴关系,匹敌中国的“一带一起”倡议。么么哒作者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