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{兴}安「岭旅」游:『吴』青(峰)被《起》诉 首发声 「遭[最]信任的 人〖恶〗意《刁》

青峰被{前经}纪“人”控《告遭起》诉 <曝始>末叹「 最[信]赖 的《人恶意》刁难」

〔<记者王心妤/>台 北[报]导〕 苏 打绿[休团期]间单飞 的「主」唱吴青峰,{去}年11「月被」前<经>纪人「林」暐{哲}提{告}违(反《)着〖作〗权「法》,称苏打绿」已 将所[有创作的]智 慧“财”产权转<让给他,认>为吴青(峰)未《取得授》权即 公[开

〔]记 者‘吴孟’伦/{台北报导〕吴}青【峰】去<年>被<昔>日恩师林暐『哲』告(侵)害“着作权,”台 北[地]检 署「今(24)」依「法起诉吴」青峰及 哈[里坤的狂]欢 有《限》公“司;对此,”吴青「峰」所《属》的环球音乐〖表示感〗到《错》愕“及遗”憾,并<说>双「方的「」词曲版权《授权》合{约」}正如《公开说》明〖所〗述,(于2018)年年底终(止,)但<林暐哲却突>然(反悔,让)吴青峰惊<觉>遭15年来最「信任的人」恶意“刁”难。

《吴》青〖峰〗去年 被昔[日]恩 师《林暐》哲告侵(害着)作「权,台北地检」署<今>依法【起】诉『吴青』峰及哈“里”坤的狂欢有<限>公<司。(记者>王{文麟}摄)

环“球”音<乐>声〖明〗如下:

『环』球“音乐”旗【下】艺人吴『青峰,因』公【开】演(唱)自(己)所创作之『歌曲,遭』台北地方<检察>署“起”诉【一事,至】感 错愕[及深]感 遗憾。<告>诉 人[林]暐哲 音《乐》社有{限公}司(以及吴)青峰“之间的「词”曲版权(授)权合‘约」,正如’双“方公”开〖声〗明所述,『已于2018年』年{底}终<止。

2018>年9月份(双方)会<面>合意词曲版<权>授‘权合’约『不』再{续}约,为{求}慎「重,」吴青峰也‘于10’月份再{度}寄送存『证』信“函”以《资》证明, 双[方]也于2018年年 底「发」表共同声明『互』相(祝)福。未《料时》隔〖半〗年,(林暐)哲(音)乐‘社’突〖然〗反 悔,片面要[求吴]青峰延 长双〖方〗之词曲「授」权合「约,」吴青峰震惊‘意外,’多次 数度[主动联]系 林{暐哲本人}未【果,】惊【觉】惨‘遭15’年 来最信[赖]的人恶意 刁{难对待。}因“此,吴”青 峰[于2019]年 期「间,」再{次以}林暐哲音‘乐社’有 限公司[未]履 行{合约}重要责“任等事”由,慎重行(事)再『度提出』终“止「词 ”曲《版权授权》合‘约」。未’料,「林暐哲音乐」社‘罔’顾 其音乐人应[有]之专业, 分(别对吴青)峰提‘起’出「民」事{紧}急 声[请]定 暂【停】状态假处分、(刑)事、「以」及『民』事{诉讼。

欣叶食}艺轩‘撤出台北101 贵’宾《私》房‘菜「’这“里」”开{卖

「欣}叶钟「菜」进」驻万<豪酒店,引>人品嚐<欣>叶“集”团(副董)事<长>钟雅玲打{理}的「〖钟〗菜」。(【欣叶】提供)〔记者方【惠宗/台】北〖报导〕〗曾<登>美『国』纽<约时报(TheNewYorkTimes)「>台【北36】小时」【单元等国】际〖推〗荐、<位

针对林>暐“哲音乐”社有限「公」司(对)吴「青峰声」请【之】假 处[分事件]中,智慧 财产{法院民}事‘庭’于108年<度>民<暂>抗(字第4)号 裁[定]予以驳 回,『并』认定「『相对』人(吴青峰)“提”出之证(据,已)足以<使>本《院对于抗告》人(林暐『哲』音‘乐社)主张其’为系争{音}乐{着}作「之」专{属被}授“权”人【之】事实产生{疑}问。」对于台<北>地方『检察署』与〖智〗慧【财产法院】民事庭,(就相)同“事”件,〖作〗出“截”然不同判(断,)我「方」深感疑【惑,】并<就>检‘察官未’深入(调)查、也未传 讯[证人,或比]对 证物,【遽】行〖起〗诉, 令人难以心[服!]将于 吴青『峰』收到《起》诉书{后,}才〖能〗就“起诉理由再”予以回应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